短视频创作者的困境:被模仿被抄袭,维权无门成本高

用最骚的话,包装最便宜的商品,卖最奇葩、最不可能的服务。

仅用3个月时间,“摆货天才”就在抖音累计超过700万粉丝。他背后的MCN常德火卵星也顺势而为,一连孵化出“摆货刘桂香”、“砍价小能手”2个账号。

短视频创作者的困境:被模仿被抄袭,维权无门成本高
摆货小天才个人主页、作品截图

摆货小天才个人主页、作品截图 摆货小天才走红的同时也有困扰。今年8月底,摆货小天才曾在个人简介中写道,“除了关注列表其他都是抄袭者。” CBNData消费站(下称C站)发现,几乎在所有短视频平台,侵权事件随处可见。维权流程长、时间成本高为内容创作者,尤其是刚起步的新人面临的困境。 这种现状,几乎是四五年前图文创作者的情景再现。2015年底,版权与数据应用服务平台维权骑士创立,很快在知乎成名,目前已经有超过14万个人创作者和千家企业客户。 

被侵权后维权、甚至对簿公堂,往往是版权保护整个流程的最后一步。在作品诞生的那一刻就进行版权确权、版权登记,为自己的“孩子”盖戳认证,才是第一步。

借鉴模仿、抄袭洗稿法律和道德的界定不同 今年6月12日,摆货小天才发布第二条视频。视频中,小天才为想要买表送男友的女生接连推荐“迪迦奥特曼战斗同款”、“2020年新款深海鲨雕”、塑料壳的“绿水龟”(劳力士的一款名表叫做“绿水鬼”)等3款手表。

短视频创作者的困境:被模仿被抄袭,维权无门成本高
摆货小天才抖音作品截图

这条视频获赞超过170万,摆货小天才一夜蹿红。 随后他遇到两类问题,一是同平台、跨平台的搬运,二是大量模仿、借鉴他的账号应运而生。 在抖音平台内,有不少摆货小天才的高仿账号,他们用着同样的头像甚至同样的名字。

 在抖音站外,比如小天才作为“正主”入驻的B站,不少用户还在搬运他的抖音视频,甚至还有像素画风的二创二改视频。 

在B站搜索摆货小天才,按照综合排序,仅有1条为本人所发

用摆货小天才的文案、配音,甚至出现了二创二改

据不完全统计,“摆摊小仙女”、“逗比小天才”、“地摊小表妹”等账号是抖音平台上肉眼可见的小天才模仿者。 

抖音个人主页截图 3个账号命运迥异:“摆摊小仙女”仅仅发布2条视频,更像是一时跟风;“逗比小天才”拥有12万粉丝,但视频最高获赞1700个;从6月25日起开始发布视频的“地摊小表妹”,是其中相对成功的模仿者,目前拥有近200万抖音粉丝,被一些粉丝认为是“女版”小天才。 这种风格、形式上的借鉴让一些用户混淆,认为与地摊小表妹与摆货小天才同属于一个团队。在地摊小表妹的评论区,不时有摆货小天才的粉丝出来澄清。 

短视频创作者的困境:被模仿被抄袭,维权无门成本高
地摊小表妹抖音作品、评论区截图

地摊小表妹抖音作品、评论区截图 美食短视频红人“好滴多仔”告诉C站,这类模仿团队把这种行为叫做“拆片”。意思是,通过分析爆款视频总结套路,模仿已经成功的账号打造人设、剧情,甚至从零开始做一个新号。 多仔也遇到过与摆货小天才类似的问题,“我们的视频有基本逻辑。选题一致就算了,还有一些人设、内容形式、BGM也相似,撞梗和风格相似是最烦的。”一般情况下,多仔发现这些模仿视频,基本是因为粉丝在评论区艾特自己,“这个人好像你。”

 在相似的场景中,小表妹的确做到了演员、台词、文案都不相同,很难在法律层面上认定她侵权。尽管如此,用户、粉丝确实可以进行道德层面的谴责。
要说什么可以安慰支持原创的用户,那就是小表妹的粉丝量、商业价值相对小天才还是差了不少。星图报价显示,摆货小天才1条60s短视频的报价为22万,地摊小表妹为8万。

短视频版权保护,及时监控和发现是第一步 目前市场上有几种比较常见的短视频侵权方式:直接搬运、视频剪辑(去水印、替换音乐、替换配音之类)、画中画以及混编,这些大概构成了市场上90%的侵权。 

短视频创作者的困境:被模仿被抄袭,维权无门成本高

2018年、2019年,抖音、快手两个平台进入高速发展,但短视频商业变现层面还存在很多困难。换句话说,只有短视频内容的商业价值得到释放,甚至直到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利益受到实质损害,对版权管理与维权的需求才会萌发。

本质不是版权维权,而是内容资产的价值。 中小工作室、个人内容创业者无法像企业一样花费数十万享有专属版权管理体系,但可以通过每年支付几百元,或者10元1次的单次付费去进行版权确认。在被侵权之前完成相关确认与登记,当侵权发生就可以快速解决,而无需花费过多的沟通成本。

艾蒂娜在知识产权领域有非常完善的体系,拥有一个基于全球互联网大数据下的服务平台,整合知识产权行业的相关数据,就中就包括3500万的版权数据,能够为个人和企业提供强大的数据支持,重点帮助和解决企业知识产权维护、运营、管理,提供更好的保障服务。

了解更多知产动态尽请关注艾蒂娜科技、白小极公众号、白小极APP。

猜你喜欢